语焉不详

关注我只能看到各种彩虹屁

【霜薛】未来永劫

※霜华X薛洋,慎入慎入,不许骂我。 

※依旧是邪教,坦率地求推荐求评论_(:з」∠)_



“不愧是霜华一剑惊天下,连修出剑灵都比我这降灾快上几分。”

薛洋看着这大概是顶着晓星尘孩提时期皮囊的剑灵,一时间思绪纷杂,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义庄的棺材旁,一大一小无声地对峙着。

薛洋吃不准霜华对眼前的弑主之仇作何想法,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家伙。

一切都被打乱了。

他本已做好在追寻晓星尘残魂的踽踽独行中度过余生的打算,如今却阴差阳错变数突生,让原本末路清晰可见的未来也随之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粉雕玉琢般的小道士见薛洋久久没有反应,似是知道他一时郁结难解,便乖巧地扯了扯他白色道袍的一角,随后将自己小小的手掌,小心翼翼地贴上了对方带着手套的残缺左手。

薛洋悚然一惊,条件反射地便将那只温热的手猛然甩开,就像是被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触碰了一样。

霜华被薛洋过激的反应推得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摇摇晃晃地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他神色委屈地咬住下唇,浑然是一副无辜稚子的纯真模样,只是隐在衣袍下的手却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昔日已死。
他知道的。

——
出乎意料的是,霜华的出现并没有给义城的日常带来多大的改变,与往常一样,那城中仅存的活人仍然过着除妖,招魂,炼尸三点一线的生活。

唯一的不同,就是他的身后多了个形影不离的尾巴。可无论薛洋如何存了心思四处游荡,刻意刁难这灵力不济的初生剑灵,霜华都咬着牙牢牢地跟在他的身旁,坚持要将他的所作所为尽收眼底。

他似乎对薛洋的底线摸得很清,所以他既不出手干预也不横加指责,仅仅是一言不发地在一旁看着,假装自己并不存在。

嗤,也不嫌累的慌。

真是搞笑,难道晓星尘的剑是比他主人还要傻的烂好人吗?

薛洋并不曾把那日霜华看似真心的示好放在眼里,毕竟活生生的恩怨就放在那,大家都清楚,大家都没忘。谁知道哪天他这个逼得晓星尘自杀碎魂的恶人就会被手中的剑反捅一刀?

薛洋从未真心相信过任何一个人,金光瑶如是,晓星尘亦如是(他倒是想),可再高的戒心在时间的软化打磨下也会逐渐失去棱角。随着令人昏昏沉沉的无趣生活日复一日,到了最后甚至连薛洋自己都始料未及,他竟然就这么默许了自己身边多出一个人的存在。

其实仔细想想,一切也都说得通,毕竟从可见的客观事实上来讲,霜华依旧认可薛洋为第二主,而薛洋——还需要霜华。

——
他终究还是信了他天真纯善如七岁稚子,懵懂无知似白纸一张,再由了某些隐晦而不能言说的原因,比如他的眉眼风貌皆极似故人啦,又比如他日日寻来糖果颇合心意啦,因而阴狠多疑如薛洋,也在多番打量与试探之后,对霜华放下了戒心。

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霜华其实早在金鳞台便已生出神识,代替主人的眼睛,他在两年荒唐的岁月里目睹了义庄少年所做的一切。

他看着薛洋沾沾自喜的报复与欺骗,看着他眼中的仇恨慢慢变质,成为更为粘稠深沉的东西,看着他打磨心性,敛去锋芒,露出柔软脆弱的内里,变得几乎就是一个不曾沾染血腥的邻家男孩,好像从小就长在阳光里。

因此,他想的几乎和薛洋一模一样,笃信甚至是期盼着,期盼这样建立在虚假的和平之上但确确实实平淡温馨的日子能够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但事实却是,摇摇欲坠的日常在一瞬之间便尽数崩毁倾颓,没有给人任何挽救的机会。

或者说,这团纷乱错杂交织在一起的因果线从一开始就是个死局。

无棋可解,至死方休。

当晓星尘亲手杀死挚友的时候,霜华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而可悲的是,那个爱吃糖的孩子还以为又能重新回到安稳的家居日常中,从此高枕无忧。

可悲,可笑。

他和薛洋,一个看得清明却无能为力难入棋局,一个本可回头,却步步踏错再无回转余地。

霜华是在晓星尘将它刺入薛洋腹部中的那一刻,毫不犹豫地对薛洋认了主。

他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如此,只是隐隐察觉到,或许这是唯一一个能让他纵身跃入棋盘命局的关键契机。

果不其然,在主人身死魂消的境遇下,他却命中注定般地得了化形的机缘,以一副极为讽刺的相貌出现在了薛洋的面前。

是了,他这幅皮相,正是刚刚拜入抱山散人门下的晓星尘,从师傅手中接过霜华时的模样。

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哀叹。

霜华苦涩一笑,乖乖地拉住了正准备带他外出行善的薛洋白色道袍的一角,将自己温暖的掌心送了上去。

曾经的薛洋错信白瞳少女眼盲,如今却又要再错一次了。

时至今日,他仍旧不明白自己出现于此的意义何在,天道予他机缘,不知究竟是让他斩杀仇人匡扶正道,还是一如既往地作壁上观。

他尚且有时间犹豫不决,可却已经能够清晰地看见见薛洋的穷途末路了。

那是一条非疯即亡的断头路。

——
有些时候,上天赐予你机会,仅仅是为了让你明白——很多事情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徒劳。

自以为身为局中人便能改变命运,实在是世人最可笑的误解。

一切早已成定数,又有谁不是无能为力之人呢?

昔日已死,未来永劫。

他早该清楚,晓星尘是回不去的昔日,而霜华,成不了薛洋的未来。

评论(15)

热度(227)